18

2023

-

05

人脑对赌博或冒险的反应


  你是否有过以下经历:为选择一份风险大而薪资高的工作举棋不定?选择一个可能延长寿命但也可能要命的手术彷徨失措?选择是否应该投资一个刚成立的充满未知之数的公司而犹豫不决?在1月26日发表的《Science》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心理学家的研究报告,向我们展示了人类大脑是如何权衡这些得与失的。

  在这项研究中,绝大多数志愿者是来自UCLA的学生。研究者发给他们每人30美元,让他们考虑是否选择一些胜算50%但回报和失去更不相同的一系列赌博游戏。通过对志愿者的一系列脑部检测,研究者们发现“个体间脑部活动的差异与他们实际的选择非常相似,”文章作者之一Craig Fox介绍说,“一些对失去远比获得敏感的人非常不容易赌博,除非给他非常优越的条件才行。而那些对获得和失去同样敏感的人则更容易赌博。”

  赚钱的想法会激活一些脑区,而这些脑区在人们服用可卡因、吃巧克力或者看见漂亮脸蛋时也会被激活:Poldrack说道。

  研究者深入研究了究竟是哪些脑区域在可能赢钱的数量增加时被更多激活,哪些脑区域在可能赢钱的数量减少时被更少激活。“随着赢钱的筹码增加,脑中奖赏中枢(*)更多被激活,例如前额叶皮层(**)和腹侧纹状体(***)。” Poldrack介绍说。

  那么我们脑是如何考虑输钱的?研究表明一些我们考虑会赢钱的脑区域在这时被关闭了。一项出乎意料的发现是在可能输钱的数量增加时,脑中负责害怕或焦急的区域并不被激活,如杏仁核(Δ)和岛叶(ΔΔ)等。

   “我们发现并不是激活一些脑区,而是将脑中部分奖赏区域被关闭。” Poldrack分析了人们对可能输钱的反应时说,“而且,人们对输钱的敏感性比赢钱的敏感性更强烈,例如同样是100美元,人们对可能输掉100美元来得更在乎。”

  Fox,一位行为决策的理论家,认为此项研究证实了之前的研究——一项表明人们在面对失去的时候更容易“失活”的研究,同时他认为此项研究是首次用神经学证据证实了这个倾向性,“在这项新研究中,第一次为预期理论(ΔΔΔ)提供了神经生理学证据,当中最重要的有关做决定的行为模型包括人们对失去和获得的不对称认可。” 

  Sabrina Tom是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他介绍说那些对奖赏通路特别不容易激活的人同样非常反对失去。“一个女人在婚姻上不如意,但是如果没有一个明显好于当前婚姻的前景出现,她是不会选择离开的,” Tom说道,“她不会为了仅仅好一些而放弃现在的婚姻,她需要的是一个明显好于她将要放弃的这个。”

  研究中科学家们还发现,那些非常容易赌博的人对筹码并不在乎,换言之,随着筹码的增加脑中的奖赏中枢激活的不多;恰恰相反,一些非常反对赌博的人对筹码的增加非常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