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3

-

05

小鼠的可诱导及选择性的记忆删除


  靶向性记忆删除已经不再局限于科幻小说的领域。一项新的研究描绘了一种可以将一组选择性的记忆以一种受到控制及可诱导的方式从小鼠脑中快速特异性地删除的方法。这项研究将发表在由Cell Press出版的10月23日那一期的Neuron杂志上。该研究可能最终能够导致人们研发出用于人脑的允许将创伤性记忆或不必要的恐惧记忆进行选择性删除但同时又可完整保留其它记忆的各种方略。

  记忆一般分为4个不同的阶段:获取、固化、储存及回想。以往的研究已经发现了在记忆过程的不同阶段可能扮演某种角色的特殊的分子和有关的事件。其中一种这样的“记忆分子”,即依赖钙/钙调素的蛋白激酶II(CaMKII),它是一种与学习和记忆的多种方面有关系的一种酶。

  由来自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的Brain and Behavior Discovery Institute的Dr. Joe Z. Tsien所领导的一个研究团队研发出了一种可快速操纵转基因小鼠脑中CaMKII活性的方法。Dr. Tsien解释道:“我们最近研发出了一种化学性遗传方略,它是具有高度时间分辨力的结合遗传学的分子特异性的药理学抑制方法。应用这种技术,我们对转基因小鼠的CaMKII活性进行操纵后对小鼠的短期和长期恐惧记忆的回忆以及它们对新物体的识别记忆能力进行了检查。Dr. Tsien因为在1999年创制了Doogie这一聪明的学习和记忆能力都增强的转基因小鼠而声名大噪。”

  Dr. Tsien及其同僚发现,在回忆的时候短暂性地过度表达CaMKII会对一小时前新近形成的对新物体识别记忆和恐惧记忆以及有一个月长短的恐惧记忆造成损害。研究人员接着证明,这种与过度的CaMKII活性相关的回忆的缺陷并非由回忆过程被阻断所引起,而是可能因为对储存的记忆进行快速删除有关。此外,这些被删除的记忆仅局限于那些被回忆的记忆,而其它的记忆则仍然处于完整无缺的状态。

  这些结果证明了人们可以迅速和特异地删除特定记忆(如新近的和陈旧的恐惧记忆)的成功的遗传学方法,而这是一种在无需伤害脑细胞的情况下的一种可控制和诱导的方法。Dr. Tsien说:“鉴于有如此多的参战退伍军人在回家之后经常受到反复出现的创伤性记忆回放的折磨这一事实,我们的以可诱导和快速的方法选择性地删除恐惧记忆的报告提示,创伤性记忆可被删除或降级而脑中的其它记忆可得以保留的分子学的范例是存在的。”可是,他接着告诫道:“人们不应该期待不久之后就可以有一种药片在人体中取得同样的效果。我们只不过刚刚处在一座非常高耸的山脚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