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3

-

05

中国人大脑有独特的语言区


  教育部设在解放军306医院的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脑功能成像中心与香港大学合作的最新科研成果揭示,使用表意象形文字的中国人与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的大脑中,语言障碍区不在同一个地方,中国人有独特的语言区。该项发现对临床外科医生将有很大帮助,因为很多尖端的颅脑手术技术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手术中如果医生了解了不同语言人群大脑语言区的确切位置,就可以减少大脑功能区受损。目前,该研究成果已在世界科技类最具权威的刊物美国《自然》杂志上发表公布。

  该中心金真主任介绍说,在人的大脑中,语言功能区有两个,分别是位于前脑的布鲁卡区和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区。在此研究公布之前,所有的科研报告都众口一词:后脑的威尔尼克区主导语言功能,而前脑的布鲁卡区一般来说很少用。但是,现在的研究推翻了这一观点。

  研究发现,中文的语言区更接近于大脑运动功能区,使用拼音文字的人,常用的是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但使用中文的人,此区几乎用不到,常用的是前脑的布鲁卡区。由于中文语言功能区与运动区紧密相连,要想学好中文要多看、多写、多说,靠“运动”来记忆,而学习英文则应注重营造一个语音环境,注重多做听说的练习,因为英文的那一个语言功能区更靠近听力区。

  现在很多人学了多年英文却是“哑巴英语”,因为用学习中文的方法来学习英文是行不通的。

  以中文为母语的国人有单独的语言区

  教育部设在解放军306医院的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脑功能成像中心与香港大学合作研究发现,以中文为母语的国人有单独的语言区。这项最新科研成果前不久通过国际专家认定,并在世界科技类权威刊物《自然》杂志上发表。

  据北京解放军306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教育部“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室脑成像中心主任、中国航天医学研究所硕士生导师金真介绍,人脑语言功能区有两个:位于前脑的布鲁卡区和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区。以前,所有的科研报告都认为,不同的语言发生阅读障碍都是因为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功能发生障碍,因为后脑的威尔尼克区主导语言功能,而前脑的布鲁卡区一般来说很少用。但是,金真他们的研究结果推翻了上述观点:讲中文的和讲拼音文字的,虽然都在后脑有一个语言功能区———威尔尼克区,但前脑的布鲁卡区的位置却有所不同。与讲拼音文字的相比,讲中文的语言功能区位置要高一些,更接近大脑的运动功能区。另外,讲拼音文字的人,常用的是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前脑的布鲁卡区很少用到;但使用中文的人,平时主导语言功能的主要是前脑的布鲁卡区,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平时几乎用不到,因此功能极弱,在脑影像图上不易找到。

  金真解释说,拼音文字是线形文字,像英、德、法等文字都属此类。使用拼音文字的人若出现语言阅读障碍,一般都是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出了问题;而使用中文这种表意象形文字的人,如果存在语言阅读障碍,那他一定是位于大脑前部的布鲁卡语言功能区出了问题,与后脑无关。

  这一发现提示:既然使用不同文字的人,大脑语言功能区不在一个地方,因此对语言阅读障碍的治疗,方法也要有所区别。金真说,使用不同的文字,对于阅读障碍的发生,影响不同。据统计,目前在讲中文的国家和地区,语言阅读障碍发病率为2%~7%;而在用拼音文字的国家和地区,发病率要高得多,为7%~15%。

  中文特殊语言区的发现,对临床外科会有很大帮助。众所周知,很多尖端的颅脑手术技术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手术中如果医生了解了不同语言人群大脑语言区的真正位置,就可以保护中文特有的语言功能区,减少大脑功能区受损。

  新闻链接

  学了多年英语,为何还是不会说?中文特殊语言区的发现点破玄机

  现在很多中国人学了多年英语,考试分数可能很高,却一句英语都说不利索,人谓“哑巴英语”。这是因为学成“哑巴英语”的人,用学习中文的方法来学习英语,其方法不符合脑功能区的分布规律。同样,外国人要学习中文,如果采用他们学习母语的方法,只注重语音环境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中文的同音字非常多,比如“家”的同音字可以有佳、加、嘉、珈、枷、袈等等,单说出一个字,很难理解是什么意思。而英文中同音字非常少,当听到一个词一般就能反应出某样东西。由此可以看出,中文特殊语言区的发现,对改进今后语文教学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既然中文语言功能区与运动区紧密相连,那么,中国的表意象形文字与西方拼音文字的学习记忆方法就应有所不同。要想学好中文显然要多看、多写、多说,总之要靠“运动”来记忆;而学习英文则应注重营造一个语音环境,注重多做听、说的练习,因为英文的那一个语言功能区更靠近听力区。

    人类大脑皮质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是能进行思维、意识等高级神经活动,并用语言进行表达。因此,人的大脑皮质还存在特有的语言中枢。一般认为,语言中枢在一侧半球发展起来,即善用右手(右利)者在左侧半球,善用左手(左利)者其语言中枢也在左侧半球,只有一部分人在右侧半球。故左半球被认为是语言 区的“优势半球”。临床观察证明,90%以上的失语症都是左侧大脑半球受损伤的结果。语言区包括说话、听话、书写和阅读4个区。

  运动性语言中枢:位于额下回的后部(44、45区),又称Broca区。此区受损,产生运动性失语症,即丧失了说话能力,但仍能发音。

  听觉性语言中枢:位于颞上回后部(22区)。此区受损,患者虽听觉正常,但听不懂别人讲话的意思,也不能理解自己讲话的意义,称感觉性失语症。

  书写中枢:位于额中回后部(8区),靠近中央前回的上肢代表区。此区受损,虽然手的运动正常,但不能写出正确的文字,称失写症。

  视觉性语言中枢:位于角回(39区),靠近视区。此区受损时,视觉正常,但不能理解文字符号的意义,称失读,也属于感觉性失语症。

  关于“优势半球”:在长期的进化和发育过程中,大脑皮质的结构和功能都得到 了高度的分化。而且,左、右大脑半球的发育情况不完全相同,呈不对称性。对“分裂脑”(即胼胝体损伤导致两半球的结构和功能上的分离)病人的研究可以充分说明这一问题。左侧大脑半球与语言、意识、数学分析等密切相关;右侧半球则主要感知非语言信息、音乐、图形和时空概念。因此,以往认为左侧半球是优势半球,右侧半球处于从属地位的观念需要修正。应该说,左、右大脑半球各有优势,在完成高级神经精神活动中同等重要。两半球门只有互相协调和配合的关系。从整体上看,没有绝对的一侧优势半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