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23

-

05

社交令斑鬣狗更聪明 进化出和人一样复杂大脑


  在过去的20年中,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凯伊·霍勒卡姆普一直在记录肯尼亚南部大草原上斑鬣狗的生活。她看到斑鬣狗的幼仔走出狗洞并逐渐在斑鬣狗群落的等级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她看到斑鬣狗群落中同盟关系的形成和瓦解。她看到斑鬣狗群落之间发生战争,几十只斑鬣狗为抵御入侵者、捍卫自己的领地而并肩作战。美国《纽约时报》日前就霍勒卡姆普的研究成果刊发一篇题为《有社交就聪明》的文章,要点如下:   


  豹子都惧怕斑鬣狗

  在霍勒卡姆普的整个事业中,她一直在小心地避免着人类中心主义。她当然不认为鬣狗是用四条腿跑的长耳朵的人类,但她总结说,斑鬣狗与我们人类有许多基本的共同点。复杂的社会关系使斑鬣狗和人类一样进化出更大更复杂的大脑。

  自然选择垂青社会智能

  科学家们长期以来都对人类巨大的大脑感到迷惑不解。人类的大脑比其它同样大小的哺乳类动物的平均脑体积要大7倍。人类比其它哺乳类动物多出的大部分神经元都位于一个被称为前庭皮质区的脑区,人类大部分最为复杂的思想都发生在这一脑区。

  为了理解人类这一奇特的组织是如何产生的,许多科学家转向研究其它灵长类动物。灵长类动物的大脑体积虽然不像人类一样大,但也很大。科学家们发现,前庭皮质区较大的灵长类动物一般都生活在大规模的群体之中。

  为了抵御天敌和获得像果树这样成片的食物资源,灵长类动物不得不组成大规模的群体。随着群体数量的增多,自然选择便会垂青社会智能。灵长类动物之间形成了长期的同盟关系,与对手竞争。它们开始与越来越大的社会网络保持联系。

  脑成像研究显示,当一个人在想着他人时,其前庭皮质区的一些部分便会活跃起来。支持社交大脑假说的人士说,我们祖先的前庭皮质区之所以变大正是自然选择垂青社会智能的结果。

  大多数有关社交大脑假说的研究都集中在灵长类动物身上。据霍勒卡姆普博士说,之所以出现这种偏好,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许多科学家认为其它动物根本不值得研究。

  智力进化或起源于社交

  根据自己对鬣狗的经验,霍勒卡姆普博士对此感到怀疑。因此她开始在斑鬣狗身上做类似于在灵长类动物身上做的实验。例如,她会播放录下的鬣狗的声音,看其它鬣狗能否识别出是哪一条鬣狗的声音。结果,它们识别出来了。她很快便发现,认为灵长类动物是惟一拥有社交大脑的观点完全错了。

  霍勒卡姆普博士说,斑鬣狗群落的群体数量在所有肉食动物中是最多的。她说:"我所说的是,在这些由60至80条鬣狗组成的群体中,它们彼此都十分熟识。"

  为了了解斑鬣狗的社会智力,霍勒卡姆普博士和她的同事从这些动物一出生就对它们进行跟踪,一直到它们死亡。他们的工作开始于斑鬣狗群的洞穴,斑鬣狗幼崽会在这些洞穴中度过它们一生中的头几个月。爬到这些洞穴中,进入鬣狗们的地下空间网络是霍勒卡姆普博士工作内容中最不让人喜欢的一部分。

  年长一些的斑鬣狗会有规律地来到洞穴,让斑鬣狗幼崽有机会学习斑鬣狗群体中严格的等级制度。在斑鬣狗群落中,有一只雌性鬣狗居于最高统治地位,在它下面有一系列等级。每只斑鬣狗幼崽都要学习如何适应自己所在的等级位置。

  这种等级制度在吃食物的时候表现得最为生动。在一两只斑鬣狗捕猎到食物后,群落中的其它成员都会加入抢夺食物。但处于最高统治地位的雌性斑鬣狗总是赢家。

  霍勒卡姆普说:"一条优等雌性鬣狗会挤进鬣狗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但有些时候,整个鬣狗群落会全部聚集到一起。斑鬣狗群共同巡视它们的领地,并用它们的尿液把领地标出来。边境上的捕猎行为可能会引发一场与相邻群落的冲突。霍勒卡姆普博士说:"当整个群体的领地受到威胁时,群体中所有这些互不相关的个体便会联合起来共同投入一场对抗外部群体的战争之中。"

  同一家族不同动物的比较

  与斑鬣狗同一家族的动物中最孤独的还是土狼。土狼不再狩猎吃肉,而是改吃白蚁。土狼实行一夫一妻制,共同照看幼兽,共同保卫它们的白蚁堆。
  霍勒卡姆普博士说,比较一下与斑鬣狗同一家族的另外三种动物后,便能特别看出斑鬣狗群体的复杂性。

  例如,棕鬣狗的群体要小得多,一般最多由14条鬣狗组成。虽然科学家们对棕鬣狗知之不多,但在一些棕鬣狗群落中似乎也存在等级制度,在另一些群落则似乎更加平等。

  纹鬣狗的群体则更小,一个群体中只有一条雌性鬣狗,并且成年雄性鬣狗的数量不会超过三条。成年雄性鬣狗与雌性鬣狗进行交配,但除此之外,它们之间似乎没有其它关系。

  不过最孤独的还是土狼。土狼不再狩猎吃肉,而是改吃白蚁。土狼实行一夫一妻制,共同照看幼兽,共同保卫它们的白蚁堆。

  近几个月来,霍勒卡姆普博士与密歇根州立大学的莎列恩·萨卡伊和芭芭拉·伦德里根对鬣狗家族中的所有这4种动物的几十个头骨进行了研究。初步结果显示,鬣狗的情况与灵长类动物相似。

  霍勒卡姆普博士说:"结果与社会复杂性假说所预测的完全一样。社会制度最简单的土狼的前庭皮质区最小。生活群体最为复杂的斑鬣狗的前庭皮质区则要大得多。"

  棕鬣狗和纹鬣狗的社会制度复杂性居中,它们的大脑体积也居中。霍勒卡姆普博士说:"存在一种分级。"

  加利福尼亚大学猴子社会专家琼·西尔克对霍勒卡姆普博士的研究工作表示赞赏,称它"直接关系到我们对社会复杂性和智力起源的理解"。

  虽然鬣狗的智力可能与灵长类动物相似,但霍勒卡姆普博士同时也对它们之间的不同感到惊讶。灵长类动物的好奇心十分强烈,但她在鬣狗身上却没有看到任何创造力的体现。

  霍勒卡姆普博士相信,通过将鬣狗、灵长类动物及其它哺乳动物进行比较,有可能找到智力是如何进化的完整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