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23

-

05

2016年:发明大脑芯片


 

一个患有暴力并发症的工程师被植入了治疗用的脑部刺激性电极,最终因为刺激过度而沦为杀人狂。这是1971年,《失落的世界》作者克莱顿的幻想作品《终端人》描述的场景。到了不远的未来,这类惊险故事已经太老套了,往人脑里植入操纵思想的芯片将不再是纯粹的幻想。 


  40年前,耶鲁大学的神经学家何塞·德尔加多(Jose  Delgado)在西班牙斗牛场上进行过一次著名的表演。当他面对一头飞速冲来的斗牛,不慌不忙地按下手中的无线电发射器按钮时,那只大脑中植有电极的公牛顿时停了下来。 

  而当他按下另一个按钮,公牛顺从地掉头向右,一溜烟地跑开了。尽管这场表演拉开了人类从外部控制大脑及动物行为的序幕,但这种技术很不可靠,很难进行精确的控制。道理很简单:让一个孩子不去碰一支蜡笔,远比让他拿起蜡笔画一幅画简单得多。 

  大脑究竟是如何操纵人类行为的?我们差不多仍然可以把脑看成一个完全的黑箱:能够看到它的运算结果,却不知道箱子里面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幸运的是,即使是黑箱,只要它的活动并非杂乱无章,在足够多的尝试之后,多少能摸索出一些规律。 

  南加州大学神经工程学研究中心主任西奥多·伯格(Theodore  W.  Berger)通过随机刺激保存在营养剂中的老鼠大脑“海马”切片,记录其输出信号的模式,掌握了用数学公式转换外界刺激与神经元反应的诀窍。 

  而大脑中的海马体是控制人类记忆的重地,因为脑外伤、癫痫和老年性痴呆症而受损时,人就会失去储存长期记忆的能力。根据这种技术将造出一种人造的记忆芯片——人造海马,在2016年左右内进入临床。 

  罗得岛的外科医生也将一个名为“大脑之门”的芯片设备,植入了一名24岁四肢瘫痪病人的大脑运动皮层中。这个芯片由96个电极组成。它的独到之处在于,它能获取神经细胞发出的信号,并依据大脑运动皮层区不同区域的兴奋状态大致辨别出这些信号的意思,将其传导到电脑控制系统中,从而帮助患者通过电脑来完成简单动作。 

  科学家们正在研究电极或芯片怎样与大脑其他部位协调运作,怎样保证植入器件长时间安全地工作,如何使体外配套设备实用有效的问题。 

  2016年,这些技术将得到更大的完善。然而,技术的完善也逼近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人是什么?   

  “大脑之门”、“人造海马“芯片似乎证明,所有人类意志的记忆都是电信号,以及电信号的序列,科学家一旦破译了那些信号,就破译了曾经至高无上的人类意志的重要秘密,神圣的意志也不过是可以操纵的技术活。而技术到了这样的境地,会不会给人类的终极价值带来些许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