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23

-

04

美大学设梦境银行解析2.2万个梦


 

发现你自己,这是古代先贤早已给人们提出的忠告,可千百年过去了,人们在这条自我探索的道路上似乎并没走出多远。虽然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已经逐步成为现实,但关于人们自身所做梦的内容、意义、成因等等之类的解释,人类却依然在缥缈之旅中上下求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古怪说法也莫衷一是。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卧而以为然也”,很多人认为梦是人在睡眠中自己看见了什么或是发生了某些事情,是睡眠过程中的一种现象。而奥地利人弗洛伊德则把梦的实质理解为梦“是一种愿望达成,它可以算是一种清醒状态精神活动的延续”,是由高度错综复杂的智慧活动所产生的。梦的意义在于愿望的满足。他指出,使愿望在梦中得到满足可用以维持精神的平衡,同时也是为了保护睡眠不受干扰。

  《生理心理学》的作者汤普森则认为,梦是正常的神经病,做梦是允许我们每一个人在我们生活的每个夜晚能安静、安全地发疯,梦是入睡后人的大脑中出现的表象活动。

  总的来说,人们对梦的本质认识各异,或认为梦是现实的反映、预见的来源、祛病的灵性感受,或认为梦也是一种觉醒状态,或把梦视为一种潜意识活动。

  可纵观这些理论,从土的《周公解梦》到洋的《梦的解析》,很难说后者就比前者更接近于真实。它们只是为人们了解自我提供了一个方向而已。最近,一些美国的研究者通过对名为“梦境银行”的2.2万个梦的分析,又给出了解释神秘梦境的新方向。

  做梦只为脑休息

  入梦多是寻常事

  长久以来,梦境一直是幻想的一大源泉,因为它是如此的缥缈而又超越现实,难以控制。它扑朔迷离,神奇莫测,令人难以捉摸。然而它又是那么鲜明活泼,带给人们喜悦和希望。既有位高权重者依靠它预卜国家的兴衰、国事的吉凶和自己的命运,也有升斗小民把人间的幸福和灾祸与它联系在一起。既有梦笔生花这样的喜剧上演,又有让人充满思考的庄周梦蝶。

  你昨晚做了什么样的梦?有没有在一个森林里被一道黑影穷追不舍,或是与漂亮的电影明星有一段亲密接触,还是只老老实实地在家附近的超市里过了一把“血拼”瘾?根据研究者对2.2万个梦境进行的比较分析,这些场面每个人很可能都在梦中遇到过。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设有一家号称“梦境银行”的大型数据库,里面收集储存的梦境都真实可靠,有些甚至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期。这些梦境来源于做梦者打电话或写信给大学人员,讲述他们梦中的经历。这使得研究人员能够在掌握大量材料的基础上,从一个新的角度探究梦的本质与内容。

  加利福尼亚大学“梦境银行”中的2.2万个梦可谓包罗万象,“存梦”的人分布很广,从声名显赫的科学家到贫困潦倒的救济金领取者,从中年妇女到十几岁的青涩少年,都贡献出了他们的梦。银行中还有86个梦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技术学院的生理学研究生,他们“存梦”的时间是1897年。此外,还有900个梦来自于1913年到1965年间的心理学记录。

  通过分析,研究人员发现,梦境中出现的场景、人物和内容80%都和日常生活相关,比如父母、朋友都经常在梦中出现,开车、购物以及运动也是梦境的几大主题,而与性和宗教相关的内容在梦中却并不常见。

  他们通过统计还给出了梦的一串数字化解读:一般来说,梦的长度大约在5到30分钟之间;25%的梦是在熟悉的环境中发生的;33%的梦中有让人不快的内容,其中有一些情况严重的便是噩梦甚至梦魇;50%的梦中会发生针对做梦者的过激行为;95%到99%的梦会做完就忘。

  而且,研究人员在对“梦境银行”中的“存梦”进行研究后发现,绝大多数梦都是一种无意识的产物,很难说各自有什么特殊的功能与意义。“我们几乎根本记不住曾做过的梦,偶尔有一些也仅是很细微的片断。这使得梦有什么功能的说法很难成立。如果梦对人来说真的很重要的话,那么为什么我们记不住多少呢?”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比尔·多莫霍夫博士说。“梦境银行”的负责人萨塔·克鲁兹也支持这种观点,他认为:“人是一直处于思考状态的生物,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思考形式都有其功能。在很多研究人员看来,梦就像街上发的商品宣传单一样,看过之后就能随手丢弃。它只是随着夜晚而逝的一段小故事。”

  不过,有时候这段小故事却有个不怎么好的结尾,那就是噩梦。那些习惯于睡觉之前读些神怪故事或者科幻小说的人要注意了,研究发现,睡觉前看这类可能引起惊悚的小说的人,比一般人做噩梦的几率要高三倍。因为看这些作品时,人的情绪波动会更大。不过根据帕特丽夏·加菲尔德博士的统计,所有的噩梦大致可分成12类,包括被追逐、摔下来、被水淹以及受到死亡威胁等,只要神经坚韧到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那大可在睡前想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了。

  入梦多是寻常事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莫多霍夫博士和他的同事一起,运用新的研究工具对“梦境银行”中各个梦的内容进行了分析。当心理学家用关键词对银行中的梦进行检索时,他们发现,与性或者宗教相关的内容很少被提及。只有2%的男性和0.4%的女性梦中出现了与性有关的情节。此外只有3.3%的梦境中提到了教堂或者寺庙,仅有0.8%的梦特别提及了宗教信仰问题。

  “这项研究发现又提出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为何清醒的时候,与性有关的问题常让人想入非非,而做梦的时候,这一主题出现的频率远没有人们一直以为的那么频繁?”梦境研究人员说:“虽然在当前的大众文化中,梦与性主题经常被紧紧地联系在一块,但这可能都是受到弗洛伊德理论的影响造成的。他一直向人们灌输这样的观点——大多数梦中都有潜在性心理的暗示,但现在我们的研究认为,梦中的性内容其实少得多。”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这项研究还发现,有75%到80%的梦的内容都与人们日常生活的内容以及感兴趣的东西有关。在对男性的一系列梦境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父母在23.9%的梦中出现过,朋友在53.9%的梦中露过面,24.5%的梦里有开车的场景,户外活动类的梦占了17%,曾在梦中大吃大喝的有13.7%,而参加体育运动的梦有6.1%。

  以前有人认为,梦中经常是一个充满魔法与玄幻色彩的奇异世界,各式各样匪夷所思的东西和情节都会在里面出现。可现在的研究支持了“平平淡淡才是梦”的论点,认为梦境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不同,如果非要说区别的话,那么只能说每个人的梦是因人而异的。比如佛罗伦萨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发现,节奏曲调在音乐家的梦中出现的几率是一般人的两倍多。还有人发现,当社会中就业的女性比例上升时,那么在女性梦境中出现工作场景的比例也随之升高。

  几乎每12个人中就有一人近期做过飞翔的梦,对此,德国曼海姆大学的研究人员解释说,这并非是什么奇怪的行为,只是日常生活的一种扭曲而已。“越来越多的人梦到在天空中飞翔,只是因为乘飞机在空中旅行的机会增多了而已”。

另有高见解梦因

  尽管“梦境银行”中大多数梦都是一些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似乎支持了梦其实没什么功效的理论。但仍有研究者对此持有异议,他们也拿出了同样言词确凿的证据。芬兰土尔库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宣布发现了梦境的进化功效。他们对近600个梦进行了分析,发现其中有三分之二的梦至少包含了一处受到威胁的场景,在这些威胁中,有超过60%的情形可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

  因此他们认为,大脑在梦中构建起了一个现实世界的模型,并在不断模拟现实中可能发生什么情况,这样,在事情真的发生时才能从容应对并解决问题。

  土尔库大学的心理学家安提·瑞温索说:“在我们的假设中,梦境是在模拟有威胁的事件,并对危险进行预演,最终达到趋利避害的目的。”

  他认为:“在早期人类祖先生存的环境中,生活困苦而又危机四伏。梦境产生机制能够选出有威胁的场景来进行模拟,一次次的梦境重现对人们发展出躲避危险的技巧非常重要,这能帮助人们渡过难关。”

  除了做梦无用、做梦可以“预演危险”外,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者又提出了做梦的第三种解释:晚上做梦可以促进白天的学习。研究人员让几组接受测试者先接触一些图形游戏,然后让他们去睡觉,并对坠入梦乡的人进行了观测,他们的大脑活动能够以图形的方式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等这些人醒来后,再让他们玩同样的游戏。经过对比发现,那些做梦的人在游戏中表现得更为出色。

  这项研究认为,梦担负着一定的认知功能。在睡眠中,人脑认知系统依然对储存的知识进行检索、排序、整合、巩固等,这些活动的一部分会进入意识,醒来之后,做梦的人更容易掌握新的东西。

  统计发现,人类一生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而梦在睡眠过程中占据了大约五分之一的时间。假设一个人活70岁的话,那么他至少有5年时间生活在梦境中——这还不算做白日梦的工夫。因此要想完全了解自己,就不能不注意自己的梦,人的一生要做这么长时间的梦,这些时间可不能成为人生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