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23

-

04

近距离接触催眠师——就这样被你催眠


很多的电影片段里面,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催眠镜头:一块怀表在眼前来回晃荡数次,人就不知不觉进入了“睡眠”状态……

  催眠,一个对多数人而言依然生疏而神秘的词汇。它是否真能解决那些失眠人群的困扰,它是否会让人做出违背意愿的错事,它是迷信还是科学,是魔鬼还是天使?

  带着一系列的疑问,记者近日和催眠师吕承谕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并亲身体验了被催眠的经过。

  透过摄像机镜头“探秘催眠”

  吕承谕是美国SAPA(中美应用心理学研究院,是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一家国际性综合性应用心理学研究与教学机构)国际临床催眠治疗博士生导师,现常住杭州,曾因在青少年心理帮扶方面的贡献,于2005-2007年度荣获共青团杭州市委授予的优秀志愿者称号。但约访他并不容易。见到他的当天,他正在南京为江苏卫视《人间》栏目录制8集系列片“探秘催眠”。

  透过摄像机镜头,我们看到吕承谕正在房间内为一名失眠患者做催眠治疗。房间很安静,灯光相当柔和,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睡眠环境。而房内的布置也很简单,除了一张柔软床铺外,最大的摆设物就要算橱柜了。橱柜里面放有类似怀表的水晶球、节拍器、沙漏和音乐播放机。而吕承谕正坐在床沿和闭目平躺的患者交流。

  做完节目后,吕承谕告诉我们,无论是水晶球还是沙漏,它在使用中的用处无非就是让被催眠者专注于它,“专注久了人会产生疲劳感,就很容易被催眠”。但在实际操作中,催眠师很少用到这些道具,只要进行言语沟通,就能让患者专注于某样事物中。“所以一般来说,道具多用于舞台表演和催眠秀。”但播放机有时还显得较为重要,舒缓的音乐可以让人精神放松。

  催眠治愈了失眠症

  生活节奏加快、人际关系紧张、工作压力过大,现代社会失眠者越来越多已是不争的事实。在房间外等候的时候,我们遇到了被邀请到《人间》栏目做节目的徐小姐。“我现在气色还不错吧。”徐小姐露出淡淡的笑容说,是催眠治疗“救了我”。

  徐小姐毕业于一所医药大学,专业是中医治疗,可她一度也无法摆脱失眠的困扰。一年多前,徐小姐经常性地陷入失眠或浅睡眠的痛苦中,1点钟睡觉,5点钟就自然醒来了。“因为睡不好,脸都出现了浮肿。”徐小姐回忆道,而且每天的心情很狂躁,无端地对家人和同事发火,这让她的人际关系很糟糕。

  徐小姐吃了不少中药,可效果并不明显。后来经朋友介绍,她认识了吕承谕。“催眠治疗我起初也并不是非常相信,完全是抱着一试的心态。”徐小姐告诉我们,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经过四五次的催眠治疗,她精神状态有了好转,失眠次数越来越少,到现在一天能睡满8个小时了。“每次被催眠的时候,整个人会感觉非常放松,真的很神奇。”

  我的亲身体验

  采访吕承谕的第二天下午,他没有节目安排。为了更真实、深入地了解催眠的真实感受,我请求吕承谕对我进行催眠,他欣然答应。

  下午1点,宾馆客房里。吕承谕关上了门,拉上窗帘,房间顿时显得非常昏暗。这次,他带来了一件道具——手提电脑,是用来播放音乐的。

  他让我平躺在柔软的床上,电脑传来了泉水“叮咚”的悠扬声,然后他开始实施催眠。“闭上眼睛,请深呼吸,感觉腹部微微隆起。”他用那极尽缓慢的声调开始一步一步引导我:然后把注意力全部集中于大脑,慢慢的感觉额头已经很放松,感觉双眼很放松……放松的感觉延升到了肩膀,手臂。

  大约15分钟时间以后,这时整个人已经开始有些迷糊,身体酥软,但我能清楚地听到泉水的声音,以及他跟我交流的声音。随后,他让我在脑中想象出现了一条道路。道路的两旁有什么,我又正在干什么,随着引导的深入,脑中出现的东西越来越多,我清晰地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他不断地跟我交流,我会不由自主地告诉他我所看到的,然后随着他的引导再去找寻一些其他东西。

  他引导我想象出来的东西,似乎都是小时候曾经经历的一些场景,比如乡间小路,比如住的房子,但又不是完全相似。这如同是梦境,但似乎又显得非常真实。梦经常被遗忘,但这些场景在几天之后我依然记忆犹新。

  “刚才你已处于催眠状态了,但不是很深。可能跟你带着采访任务来有关,脑子中一直会有‘我正在被催眠’的暗示,这就不容易被催眠了。”醒来后,他这么跟我说。

  发呆和做白日梦就是“催眠”

  在休息间,我和吕承谕交谈起来。电影里“神奇”的催眠表演容易让人把它看作是一种巫术或伪科学。但吕承谕说,这是人们的误解,催眠有它的科学理论依据,并没有什么可怕。

  他随手拿出一张纸,用笔在上面边画边做解释。他说,医学上,通常用β波、α波、θ波、δ波表示脑电波活动的四种状态。在β波段,人的脑电波非常活跃,也就是处于清醒状态。α和θ波段,人的脑电波活动趋缓,这正是催眠的状态中,其中α波为浅催眠,θ波为深度催眠。而到了δ波段时,脑电波活动已经非常的缓慢,这说明人已经完全进入了睡眠当中。

  “其实不用催眠师,自己也能进入催眠的状态。”吕承谕说,比如发呆、做白日梦这就是一种催眠状态,你能感觉得到身边人在说话,但你并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自我催眠只能进入浅催眠的α波,而催眠师则能带你进入更深的θ波。那时的你,才会更加轻松,感觉思绪在空中飘荡。”

  教你自我催眠法

  吕承谕说,无需他人帮助,自我也可进行催眠。自我催眠对养心安神、调节情绪、增强记忆、消除疲劳等自我保健和防病治病具有积极意义。他向大家推荐了一套自我催眠法,即便在上班间隙也可以进行,时间在5分钟左右,大家不妨一试:

  闭目,将手放在腹部,深呼吸。用鼻子吸气,停3到4秒后,用嘴巴吐气,反复做10次左右。然后从25心里开始倒数,每数一个数字,可以默念“我现在很轻松”。等到全身放松后(一般数到10),便可给自己一些正面的暗示,如“今天晚上睡眠将会很好”或是“我现在每天要少抽5根烟”。

  之后再做5个深呼吸,然后从1数到3,使自己慢慢回复到正常状态。“整个催眠过程的暗示内容必须一致,也必须有实现的可能性。”吕承谕说。

  “催眠”需要管起来

  现代社会压力太大,失眠的人增多,有心理问题的人也多。催眠在这个时候进入人们的视野,被媒体所关注,或许暗合了某种需求。

  但“催眠术”和其他的心理治疗技术一样,并非无所不能,肯定也存在着某些缺陷之处,也不是适合于每一个人。采访中,吕承谕也说了,催眠在我国起步比较晚,从业者参差不齐,难保没有利用“雕虫小技”行骗的。

  因此,与其依赖催眠,还不如自己积极参与体育锻炼,具备良好的体魄和健康的心态,来应对各种社会压力。当然,或许有一天,如果你真想去做催眠治疗,你需要对催眠有充分的了解,掌握催眠师的学识背景,最起码得看他有没有国家级心理咨询师资格和临床催眠治疗经历。吕承谕说,催眠师如果功力不厚,甚至可能加重患者的病情。

  基于此,我们认为,“催眠”作为新兴的行业,相关机构需要加强对它的监管。越早监管,就越能扬长避短,这不仅对患者来说,还是对催眠行业本身来说,都应该是种福音。

  催眠问银行卡密码,很难得手

  “作为心理治疗技术,催眠还可用于减肥、戒烟、戒网瘾等瘾癖治疗。说到底,它们都跟心理有关。”吕承谕称,在催眠的状态下,人如同处在一个真实世界中,这时运用心理学的厌恶治疗法,比如让他清晰地看到自己被污染的肺部等,就可以让人们对香烟产生厌恶感,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催眠在中国还算是个新生事物,很多人有恐惧心理,怕被人催眠后,意志被人控制,说出不该说的秘密,做出自己不愿做的事。

  催眠真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吗?吕承谕笑笑说,其实不然。催眠的状态不是睡眠状态,人的大脑处于半清醒状态,你能记得或感觉得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催眠师触及到你所不乐意的事,如说出银行卡密码等,这时人就会警觉,催眠状态的α和θ波段就会立刻跳到清醒的β波段,人自然会醒来。

  此外,并非人人都可以被催眠。“那些注意力容易集中、想象力丰富、学历高、智商高的人相对来说更易被催眠。”吕承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