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24

-

05

《大国人才》报道:孙作东 脑科学领域的创新先锋


转自2024年5月4日《大国人才》

在这个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不断有科学家通过他们的刻苦研究和不懈努力拓展着人类知识的边界。孙作东,这位来自哈尔滨的生命科学研究者,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不仅在脑科学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还凭借自己的创新成果和专业知识,赢得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认可。

2024年4月12日,孙作东应邀到军事医学科学院做脑科学成果报告和学术交流。军科院脑科学领域的相关学者听取了孙作东30年来在脑科学领域所取得的成果,其中,关于“脑细胞激活论”“鸠子论”、钾离子通道“折纸风车”模型、基于钾离子通道“折纸风车”模型提出的相关理论,重新阐释了细胞生物电现象,为人类最终掌握意识或灵魂的本质奠定了理论基础……有人说:“孙作东的研究成果触及到了生命科学的根本问题,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发明源于孝心

1994年,孙作东的岳父脑出血做了开颅手术。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术后半个多月,意识不清、全身不能自主活动、失语,住院4个多月,仍无好转迹象。

为了帮助岳父早日恢复,孙作东利用护理倒班的空档,扎进图书馆查阅治疗脑病的相关文献。发现大量的医学资料表明:脑出血、脑血栓患者,在后遗症期,通过物理手段尚有进一步康复的可能性。

于是,孙作东大胆设想,能不能研制出一种仪器,用物理方法帮助岳父康复?他奔波于高校和科研院所之间,查资料、求名师,终于制造出了第一台脑复康治疗仪。

在正常药物治疗的基础上,岳父使用仪器一个月后,“奇迹”出现了——肢体有了感觉、能动了,意识清醒了,可以和孩子们对话了。岳父的主治医师详细了解了治疗仪的原理后,提醒他申报専利。就这样,岳父成为脑复康治疗仪的第一个临床试验者,也是首位受益者。

孝心救了岳父,同时也促成了脑复康治疗仪的诞生。之后,治疗仪经过了临床试验,于1995年通过了黑龙江省科学技术成果鉴定,并获得了国家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

“追问与答疑”一路前行

说起创新之路,孙作东坦言,从脑复康治疗仪问世开始,他的研究和创新便与质疑相伴,在“追问与答疑”中一路前行。

“仪器为什么能治病?”为了回答一些患者及家属的追问,2003年,孙作东发表了脑科学专著《激活沉睡的脑》,界定了不同病发时期脑病的治疗原则与方法,将中风后遗症期的治疗原则定位在“激活处于抑制状态脑细胞”上。

“脑细胞是怎么被激活的?”为了回复临床医学专家的追问,2015年,孙作东发表了论文《脑细胞激活论》,提出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症等神经元退行性变疾病,可用物理手段来解决。2017年发表于国际頂级期刊《细胞》上一项研究进一步佐证了他的观点,该研究验证了经颅电刺激技术的安全性与有效性,呼吁应将这种方法尽快应用在重大脑病治疗上。

“阿尔茨海默病因还没搞清就把病治了?”为了应对脑科学家的追问,2019年,孙作东发表了论文《鸠子论》,借助“鸠占鹊巢”现象,揭示了散发性阿尔茨海默症的发病原因及发病机制,颠覆了阿尔茨海默症“开山论文”提出的Aβ假说。2022年国际权威期刊《科学》发布调查报告,指出Aβ假说的实验论文涉嫌造假。学者们认为,Aβ假说误导科研人员至少16年。

敢于挑战理论权威的“黑马”

细胞生物电现象一直是生物学领域的难题,孙作东在阐明仪器设备治疗机理和重大脑病发病原因过程中,意外发现诺贝尔奖获得者霍奇金学派创立的离子学说存在根本性缺陷。

2020年8~10月,孙作东在美国医学科学期刊上相继刊发了3篇论文,其中《基于钾离子通道“折纸风车”模型的启发性观点》一文,用了23个版面,对1902年后有关细胞生物电产生机制的基础理论研究与经典基础实验结果进行了梳理与批注,对诺贝尔奖获得者霍奇金学派创立的离子学说提出质疑,采纳了霍奇金、赫胥黎枪乌贼的实验结果,否定了氯离子与钠离子钾离子同进同出的观点。孙作东基于诺贝尔奖获得者麦金农的实验,创建了钾离子通道“折纸风车”模型,提出了细胞膜面积守恒定律与离子不等量方程,重新阐释了细胞生物电现象。

孙作东在脑科学领域延伸性探索也取得了突破性成果。2022年11月,他的学术成果证明了“神经元能够产生电磁波”,此发现彻底颠覆了神经元之间“电→化学→电”的“有线传播”的唯一方式,这一观点随后得到了国外学者的研究佐证。2023年11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英国剑桥大学等多所科研机构脑科学家,分别在国际知名期刊《自然》《神经元》上发表了实验论文,证明神经元之间信息传递还可像Wi-Fi一样进行远程“无线通信”,这是个颠覆教科书式的实验结果。

2023年,由北京吴祖泽科技发展基金会牵头,北京大学、首都医科大学等单位联合参与提名孙作东参选世界頂尖科学家协会WLA奖。在论证评审会上,专家们给出了一致评价:孙作东研究员在脑科学领域的研究,经历了实践-理论-再实践-再理论的过程,对于更好地应对全人类面临的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挑战,推动治疗技术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赶上了好时代”

作为一名非公有制组织的科技工作者,初始学历为大专,也没有在医学院校接受过专业系统的教育,更没有国外留学的经历,这让人很难把孙作东与现在所从事的脑科学研究工作联系在一起。

回首自己奋斗历程,孙作东发自内心感恩党和政府的支持,感恩这个好时代。他感慨道:“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处在国家及省市有关部门的精心呵护之下,职称评定、政府奖励、资金资助等方面,我与体制内大学院所的专家教授享受的待遇几乎是一样的。”团队的第一笔科研经费是基层政府提供的,孙作东的职称也通过黑龙江省绿色通道,由初级直接跃升为正高级。2005年,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将孙作东团队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症等神经元退行性变疾病的治疗课题列入省、市“十一五”重大科技攻关计划并给予重点支持。

孙作东的科研之路,是一段充满挑战与坚持的历程。从一位没有接受过专业医学教育的大专毕业生,到站在国际脑科学研究前沿的科学家,孙作东用他的才华和毅力证明了,无论出身如何,只要有梦想并为之努力,就能创造出不凡的成就。(作者:李子祥  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巡察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