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3

-

05

为什么人们会有说脏话的冲动?


 

为什么人们会有说脏话的冲动?脏话有什么功用?脏话的颠覆性让它既可以破坏日常生活的准则,又可以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因为这两个功能,这些特殊的语言陪伴着人类走过漫长的历史。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在说脏话方面,男性总是比女性表现得更踊跃。例如,男性们第一次说脏话的时间更早、说脏话的频率更高、使用的咒骂词更具侵犯性……在一项跨度长达10年的对脏话及其社会效应的科学研究中,美国语言心理学家Timothy Jay发现,作为脏话的一种发布平台,“男厕中的涂鸦文字比女厕中的更具性意味、更令人难以接受。”

  然而,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的网络计量学专家Mike Thelwall的研究结果表明,随着时代演进,脏话的主要发布平台已由厕所移至网络,而今的年轻人在说脏话这回事上,“男女平等”。美国语言学家托马斯在记录下4000名男女学生的谈话后也发现,不管男生女生,脏话从他们嘴里蹿出来的频率一样高。在她的畅销新书《脏话文化史》中,露丝·韦津利发布了这样的观点:“女性没有任何不利于说脏话的天生条件。无论从神经、身体结构或生理机能来说,说脏话的构造都是两性相同的。”

  这构造的核心就是“边缘系统”,它是大脑中影响或控制情绪的重要部分,环绕在大脑两半球的内侧,形成一个闭合的环状部分,将大脑的中心的空腔——脑室包裹起来。虽然直到1952年,麦克莱恩才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正式提出了“边缘系统”的概念,但其实,早在五千多万年前,爬虫类生物称霸大陆的时候,边缘系统就开始进化了。因此,在边缘系统中,还保留了生物进化成人类之前的特性,或者说,为了生存所必需的原始本能和感情功能。

  1885年,法国医师图雷特发现,一些边缘系统受损的病人,会出现罕见的精神失调。这种疾病后来被命名为“图雷特综合症”。患者有的会脸部抽搐,或发出清喉咙的怪声,还有10%~20%的患者则会出现“秽语癖”的症状,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脏话如溃堤的江水连绵不绝。

  这就不难理解了——控制核心的构造平等,说脏话的频率自然平等。至于为什么大家普遍误会“男性更爱说脏话”?露丝.韦津利的分析或许可以做个解答——“男性咒骂大多在公共场合”。说脏话作为人类远古时代就具有的本能,它对人的生存以及社会化有着特殊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