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3

-

05

科学家发现攻击行为让大脑产生快感


 

科学家发现,侵犯行为和性、美食和毒品一样,也会让大脑产生快感,这就是世界上有那么多暴力行为的其他一个重要原因。

  纳什维尔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大脑对攻击行为做出反应时,会分泌神经传递素多巴胺,大家知道,当大脑对各种刺激做出反应时会分泌这种物质。研究人员发现这个“脑奖励通路”跟性、食品和毒品的脑奖励通路相同。虽然他们的初级阶段研究是通过实验室老鼠进行的,但是这些科学家认为,他们的发现或许适用于所有哺乳动物,其中包括人类。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1月14日出版的《精神病药理学》杂志上。范德比尔特大学特殊教育和小儿科教授,这项研究论文的联合作者克雷格·肯尼迪说:“如果我是只老鼠,我体内被注射了可卡因,我的脑奖励通路就会被激活。如果我是人,我体内注射了可卡因,相同的奖励通路也会被激活。”现在肯尼迪和他的同事玛丽亚·库比斯证明攻击行为也具有相同的脑奖励通路。二人提出一种新方法,用来检验攻击行为通过刺激奖励系统犒劳自己的理论。

  这项试验的参与者是笼子里被称作“家鼠”的实验室老鼠(一只雌鼠、一只雄鼠)和另一个笼子里的一群其他老鼠(仅为雄鼠)。研究人员将雌鼠从笼子里移走,并准许其他入侵者进入这个笼子。结果那只雄鼠和入侵的雄鼠发生了激烈打斗和撕咬。打斗几分钟后,研究人员将入侵的老鼠移走,这时令人感兴趣的一幕出现了。那只雄家鼠曾学习过用鼻子打开一个开关,让入侵者再回来。它通过这个动作让原来的那只入侵者重新回到这个笼子里,结果它们又厮打起来。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延续到晚上。这项试验除了说明老鼠偶尔喜欢打斗外,并没说明其他问题。

  然而,这些研究人员通过一个新方法,将一个微型管子插进老鼠大脑中发现奖励通路的区域。这些人通过管子能注射一种抑制这个大脑区域产生多巴胺的药物。注射药物后,他们发现那只家鼠一直坐在笼子边。现在这只家鼠失去了多巴胺和进攻的刺激物,不再想打架。它沿着笼子走动,跟大部分老鼠一样,它不停地用鼻子试探不同的地方,但是它没有用鼻子拨开可以让入侵者重新返回这里的开关。肯尼迪说:“它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动机。”他表示,这个与攻击行为有关的令人兴奋的奖励通路发生故障。这意味着这只家鼠从攻击行为中获得了一些“积极的反馈”,但是当多巴胺的分泌受到限制时,刺激就会消失,因此它也不再希望打斗。不过对老鼠来说永远是正确的理论,对人类来说未必都是正确的。然而老鼠大脑和人类大脑的解剖学存在惊人的相似性。

  肯尼迪说:“以前有很多关于药物成瘾和其他奖励性刺激的研究显示,涉及到人类这方面的大脑区域和老鼠的一样。”为了证明范德比尔特大学的这项研究也适用于人类,他们还将进行更多试验。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和老鼠并不是完全不同。几乎所有动物都显露出攻击性,尤其是雄性,这可能是生存进化的重要产物。肯尼迪说:“在你观察的所有动物中,攻击性是它们的行为的一部分。它们在抢占领地、食物、交配机会和保护后代时,就会发生争斗。”

  攻击性之所以能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幸存下来,是因为它对动物非常有用。除了人类之间以外,所有物种间几乎都存在攻击性,暴力行为几乎已经演变成棘手的问题。攻击性太强烈不是好事,我们隐藏我们喜欢攻击他人的一面的方法是参加运动(作为参与者或观众),这会促使我们的大脑产生少量多巴胺。肯尼迪说:“我们通过观看拳击、足球等激烈的运动,支持暴力行为。对我们来说,在适当的安排下观看攻击性行为是个比较理想的方式。”肯尼迪计划在人类身上展开他的实验,但是他会采用伤害性更小的方法。他将利用先进的扫描仪查看人类大脑中的变化,而不是将一根管子插进他们的脑袋里。在这项试验中,他所要做的就是让几个人坐在扫描仪下面,观看拳击或足球比赛,参与一些可以引发共鸣的攻击行为。他希望能有很多志愿者参与这项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