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23

-

05

全球百万人死于自杀 轻生者救援小组在行动


编者按:自杀,已经成为全球的痛。据统计,目前在全世界每年约100万人死于自杀,自杀已成为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今年9月10日是第五个“世界预防自杀日”,主题为“终身预防自杀”,旨在宣传,预防自杀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

   ●接到高危电话,劝轻生者扔掉手中的安眠药

  ●定期活动交流,让自杀未遂者尽快走出阴影

  “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那他还有什么好怕的,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在绝大部分人看来,再大的绝望也难以泯灭人们对生的渴望。然而,也有一些人在压力和绝望面前,亲手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句点……

  据统计,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每年100万人死于自杀,即每分钟就有2人自杀身亡。与此同时,在瑞士、冰岛、新西兰等国家,自杀已成为15岁以下儿童的首要死因;在大部分国家,年龄越大的人,越有可能自杀,其中仅85岁以上老人的自杀率就占到33.6%。因此,世界卫生组织(WHO)将今年9月10日“世界预防自杀日”的主题定为“终身预防自杀”。

  年龄越大,越易自杀

  据世卫组织统计,全球男性自杀率最高的是白俄罗斯,女性则以斯里兰卡为最。同时,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杀率也呈增长趋势。统计显示,75岁以上的人自杀率最高,其次是45—54岁的男性和65—74岁的女性。

  自杀率变化呈现的另一趋势则是男性增长速度高于女性。1950—2000年,男性自杀率上升了约64%。与此同时,青少年自杀率也不断增长。在韩国,几乎每年都有超过1.2万年轻人自杀。韩国延世大学的心理学专家称,“我们的社会得了重病——超过60%的韩国青少年想到过自杀,超过20%的韩国青少年周密计划过自杀。”

  尽管中国目前尚未建立全国性自杀死亡报告系统,但据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费立鹏教授研究,自杀是我国第五位重要的死因,也是15—34岁人群首要死因。费立鹏甚至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对年轻的记者说,“你到35岁了吗?如果你明天死了,你最大的死亡原因可能就是自杀!”但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功焕介绍,近几年来,我国自杀率还是稳中有降的。这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措施以及活跃在民间的防自杀组织。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我真的不想活了……”8月30日上午10时,位于北京回龙观医院内的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的热线铃声响了,那端传来苏阳(化名)平淡的声音。自2003年4月30日该热线开通以来,这样的电话已经接了8万多个。“自杀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但总是能找到其他更好的方法。关键是自杀者本身看不到这一点,这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中心创办者费立鹏称,他们调查发现,93%的自杀死亡者和90%的自杀未遂者在自杀前,没有寻求过任何形式的帮助。如今,在中心十几平方米的电话室里,接线员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用平和冷静的语气进行疏导。

  “活着太没意思了,我手上现在拿着200片安眠药。”这名30多岁的男子说。“你现在的感觉很不好吗?是什么问题呢?”接线员依然保持中等语速。“老婆走了,工作没了,我还有什么好活的?”苏阳的语气有些波动。几个月前,苏阳刚刚和太太离了婚。“她在外面找了别人,非离不可,我只能同意。可她离开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是我生活的全部。后来我几次找她想要复合,但都被拒绝了。”更不幸的是,今年8月底,苏阳所在的公司宣告破产,他又一下子没了饭碗,之前欠下的房贷根本没法再还。“死对我来说是个解脱,活着太累了。”

  面对这样的高危电话,接线员必须在第一时间劝对方扔下手中的安眠药。“你尽管说想死,但还是打电话来了,这说明潜意识中你还是很矛盾的。知道吗?只有生命再延续,你才有希望,否则什么都完了……再说,你还有那么多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人放弃生命简单,让他们以后怎么办?”听到这,苏阳声音哽咽起来,“对,我妈妈还在老家,70多岁了……我要不在,她也就活不下去了……”一个小时后,他终于答应扔掉手中的安眠药。

  “但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其实并没扔。”24个小时之后,接线员打电话进行回访时,苏阳的手机久久无人应答。“当时我们吓坏了,以为他还是选择了死亡。”但后来苏阳又主动打来电话说,他当时死死攥着那瓶药几个小时,最终还是没鼓起勇气。“人不能太自私,我还得为别人负责。你们说得对,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像这样的电话,接线员们平均每天要接到20多个,有的高危电话一打就是两个小时。一通心理战下来,大部分人像苏阳这样放弃了自杀,但也有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死亡,此时,深深的挫败感难免折磨着接线员们。因此他们的工作也被设置为上一周班,歇一周,以缓解自己的心理压力。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主任张艳萍感叹,“一条电话线就连着一个生命,你不经意的一句话,甚至一种语气,都决定着对方的生死。”“我们现在只有两部电话,16个接线员。根据记录,这几年打来电话的有48万多人,但我们只接到了8万多。人手实在不够。”也许,很多濒临自杀的人就在反复拨打热线不通后,万念俱灰。“这些人的心理都是极其敏感、脆弱的。所以,每接到一个电话,我们总会不断对他们说,生活中的黑暗是暂时的,是可以被光明擦亮的。”

  一人轻生,周围有6人深受不良影响

  强者,总是能在最无望的时候说服自己活下去。为了让更多的人走出自杀阴影,除热线电话外,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还组织了一个“轻生者及其家属小组”。成员是一些自杀者家属和有过自杀经历的人。据估计,一人自杀,平均能使周围6个人深受不良影响。因此,他们定期举办活动,鼓励自杀未遂者及自杀者家属讲出自己的故事,充分和大家交流,以尽快走出阴影。而今,小组中的很多人都在这些活动中坚强地站了起来。自杀未遂者亚丽(化名)就是当中的典型。

  “……结婚以后,我一直遭丈夫虐待,几次恨不得杀了他。可想到从此就要走进监狱,9岁的儿子从此会成‘野孩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我想到了自杀,也买了安眠药,吃了20多片,却被救了回来。几年前离婚后,我一个人带孩子,情绪一直不大稳定。终于有一天,最让我震惊的事发生了。有一天,儿子对我说,‘妈妈,我想死,活着太没意思,总给你添麻烦。我成绩不好,老师同学也不喜欢我……’当时我吓了一跳,一把搂住儿子,搂得紧紧的,生怕他不见了。我哭着告诉他,妈妈经历了这么多,还想活着,就是因为你。你说的这些,妈妈都会和你一起解决。儿子点了点头。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让自己消沉下去了……”

  亚丽在自述中,讲着自己走出绝望的过程。“对一些想自杀的人来说,往往就那么一个念头促使你走上不归路;但也许只需要一句轻轻的呼唤,就能把你拉回来。很庆幸,我的儿子就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

  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宣教中心主任张晓丽告诉记者,她经常在小组活动中问大家这样一个问题——一粒沙子钻进了河蚌的体内,此时河蚌会怎么样?“很多人争着说,‘当然要反复用水把沙子冲出去,人的眼睛都容不得沙子,更何况河蚌那么柔软的身体呢’。但是我告诉他们,河蚌没有冲,它反而用博大的胸怀把沙子包容起来,不断地打磨,最终成了美丽的珍珠。”

  全球都在防自杀

  为了预防自杀,全球各国都在积极行动。在美国,有“自杀大桥”之称的西雅图奥罗拉大桥自建成以来已有近40人跳桥自杀。由于常目睹跳桥自杀的惨剧,附近办公楼的一些职员甚至出现了抑郁等心理问题。为此,当地政府在桥上设立了“24小时自杀干预热线”标志,他们还考虑将桥上的人行道改建在别处,以减少自杀事件的发生。

  在英国,由于监狱中女囚的自杀率越来越高,政府在伦敦西部的阿史福德地区新建了一所布鲁兹费尔德女子监狱。里面有购物中心,每间牢房中都有电视和玩具,这样能够用娱乐打消她们自杀的念头。

  印度学校为对付不断上升的青少年自杀率,增设了每天拥抱一下的课程。按规定,9—18岁的学生必须在每天早会上与同学和老师深情相拥。但是,由于印度道德标准严格,这项练习被限制在一定范围内进行。

  自1998年以来,日本年均自杀人数超过3万,比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4倍还多。2006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了《自杀对策基本法》,规定了预防自杀的对策及地方政府的责任和义务。此外,由于不少人选在旅游地自杀(富士山的树海一地每年有二三百人轻生),因此很多旅游景点都设有免费电话亭,亭上有提示说:“你的生命不仅属于你自己。请给亲人打个电话。”据介绍,这是因为与亲人话别是自杀者行动前最想做的一件事,而亲人的声音也最有可能把自杀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编者按:自杀,已经成为全球的痛。据统计,目前在全世界每年约100万人死于自杀,自杀已成为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今年9月10日是第五个“世界预防自杀日”,主题为“终身预防自杀”,旨在宣传,预防自杀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

   ●接到高危电话,劝轻生者扔掉手中的安眠药